双蒙村,沉睡千年的仫佬山乡古村落,汪潮涌否认妻被查
分类:网络营销 热度:

不久前,《北欧时报》中文版的社长兼总编辑何儒先生回到家乡罗城仫佬族自治县小长安镇双蒙村探亲,记者应邀前往拜访。在与何儒先生的交流中,方知双蒙村竟然是一个有着1000多年历史,遗迹众多、名人辈出的古老村落。当时,何儒先生主动做向导,和记者漫步在黄墙、青瓦、石路之间,向记者讲述着双蒙村的“前世今生”。由于时间短暂,只能走马观花。但双蒙村厚重的文化底蕴和透着古朴的民居,在记者的心间留下了挥之不去的眷恋。“五一”假期,记者应从双蒙村走出的文化人何佳珍先生的邀请,再次走进双蒙村这个古老村落。

  何佳珍先生,对家乡有着深厚的情感。他所居住的双蒙村何家屯200来户800多人均同为何姓族人,于宋绍兴九年(公元1139年)从湖广大汉口(现在的湖北省汉口)移居此地,迄今879年,历史悠久。根据何氏家谱记载,明清时期何家屯有13人考中进士(何万邦、何之琦、何游龙、何翼龙、何其忠、何其芳、何其严等),举人(何怀英等)及秀才(何会瓒、何会璋、何依仁等)则更多。更为可贵的是祖孙三代两进士一举人、父子皆为进士、兄弟同为秀才。还有一位明朝时期的先祖(名字待查)由于抗击倭寇有功,获朝廷赐与“威振闽邦”牌匾,遗憾的是那些牌匾大多已在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代被损坏,目前仅保存两块进士牌匾、一块“洋洋如在”牌匾、一块“耋寿荣增”牌匾。明清时期,在官府任职的大多为七品和从七品官员,如知县;也有八品、从九品,如修职郞、登仕郎等。

双蒙村古村寨。      何家屯一屯拥有4座石门楼,在广西境内十分罕见。4座石门楼中,明代一座,清代三座,均用经雕刻过的青石砖堆砌而成,门楼最高达4.96米,最厚4.12米;精巧不失稳重,古朴又极具观赏价值。2001年,何家村石门楼被列为罗城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何家屯地理位置优越,正前方为一大片开阔的良田,田中耸立着一座小石山形如行走的麒麟,后山有一天然川岩,一股清泉贯穿其中,十分奇丽。川岩大庙遗址出土的清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覃家、何家等3屯共立的“众立禁碑”,内容为防盗治安的禁罚条约,是目前广西发现最完整、最古老的村规民约石刻之一,因其完整无损,社会治安内容意义重大,已列入“广西名碑刻”。

双蒙村古村寨。      在拜会何儒先生的时候,何佳珍先生曾带着记者一起走访了何家村81岁的竹编艺人覃玉莲老人。覃玉莲20岁从融水苗族自治县嫁到双蒙村,居住在何家村的老屋里,一生靠伐竹编织竹制品为生,编织的竹帽竹条细密、结实耐用,备受远近村邻喜爱,60年来,覃玉莲编织不懈,成为她谋生的一项技艺。老人坐在黄墙、青瓦透着古韵的住宅里,粗糙的双手灵巧地抽拉着竹条,是那样的娴熟。当记者购买了一顶老人编织的竹帽后,老人又在帽檐上加编了一层护条,并且娴熟地系上绑带,才把一顶质量完好的竹帽交到记者的手中,那份对自己编织竹帽质量精益求精的精神,令记者十分敬佩。“五一”期间,记者欲再次拜访覃玉莲老人时惊悉,老人已经在4月5日凌晨无疾而终。“老人一辈子踏实做人,对自己编织的每一件成品,都是做到质量好,耐用,维护自己的名誉甚至超过自己的生命。”何佳珍赞许地说。

双蒙村古村寨村民保留的晚清时期的牌匾。   在双蒙村,记者遇到了山头屯85岁村民梁世珍老人,他领着记者来到村中央的一处用石头砌成的石门前,如数家珍般讲起这个始建于东汉后时期“双拱状元门”的来历。东汉后期,村子里的蒙廷亮、吴佰成先后成为“武状元”,按照当时的规矩,要在武状元的家乡修筑状元拱门,因二人先后成为“武状元”,就建成了目前所看到的“双拱状元门”。官员行至状元拱门时,武将下马,文官下轿。吴佰成是东汉后期柳州府名将,是先锋手,蒙廷亮为旗头,吴佰成为旗尾。

双蒙村古村寨里悬挂着清代晚期牌匾。      何佳珍告诉记者,他家里还珍藏着八世祖何其严于乾隆48年获得的进士匾,那是家族最荣耀的时刻。而双蒙村何家屯地势平坦,背靠青山,山下有岩,岩中有泉,泉旁有塘,周边青山林立,村前小河环绕,400多亩的琴底水库坐落村后,环境优美。自古以来,村民们都在乘凉岩和川岩悠闲避暑,那岩石被坐卧得铮铮发亮。何家的先辈何永符在乘凉岩石壁上题诗云:凳是石条床是碑,静无尘垢任徘徊。清风习习随流水,怕是渔郞到此来。不设墙篱不设台,名岩何用匠工培。岩风流水双消暑,赢得人间多少财。何家的先辈何宝池也在岩壁上题诗云:古今谈叙处名山,叙处名山既有岩。山既有岩堪避暑,岩堪避暑古今谈。还有几首诗目前未收集完整,实为遗憾。

梁氏家谱关于武状元的记载。      翻阅2014年11月出版的《仫佬族文物》一书,发现对双蒙村也是推崇有加“该村文化底蕴深厚,明清古屋造型古朴,地势广阔宏伟,是非常值得开辟的旅游奇景”。时至今日,双蒙村古村落的旅游开发尚处于起步阶段,不能不令人惋惜。由于保护不善,有些房屋墙壁开裂,甚至倒塌;有的房屋因年久失修,杂草丛生。日渐凋零的古村落,承载着仫佬族群众厚重的历史,进行保护性修缮已经是迫在眉睫,尽快让这个古村落重焕生机,发展旅游产业,造福当地群众,就显得更加重要了。(河池日报记者 高东风 文/图)

上一篇: 环江财政收入连续两年超3亿元,神泉胜迹 下一篇: 我市年内将新设立5个国省干线公路服务区,丝袜mm图片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